<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video id="j3xn5"><thead id="j3xn5"></thead></video></var>
<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strike id="j3xn5"><thead id="j3xn5"></thead></strike></var>
<cite id="j3xn5"><span id="j3xn5"><menuitem id="j3xn5"></menuitem></span></cite><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strike id="j3xn5"></strike></var>
<cite id="j3xn5"><video id="j3xn5"></video></cite>
<cite id="j3xn5"></cite>
<menuitem id="j3xn5"><strike id="j3xn5"><listing id="j3xn5"></listing></strike></menuitem>

全國服務熱線:13592008306

陜煤化負債2800億欲精煉主業

日期:2014-07-15 15:52 人氣:

煤炭市場的“寒冬”仍在繼續。煤炭大省山西、陜西頻頻出手救市,龍頭煤企紛紛降價,盈利下降、負債率高、資金壓力大成為這些煤企的普遍困境。 

作為地方大型煤企,陜西煤業化工集團(以下簡稱“陜煤化”)2013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為1507億元,凈利潤只有4989萬元,而2012年凈利潤為33.6億元,同比下滑98.5%。此外,該集團的資產負債率達到80%,今年內還有480億元的融資壓力。 

為了應對資金需求,陜煤化2014年頻頻發債,募集資金百億元。盡管募集規模大大縮水,但其一直謀劃的煤炭資產(陜西煤業)亦最終成功IPO。在這一年,陜煤化也經歷了最大的人事變動,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總經理楊照乾接任華煒成為集團新的掌舵者。 

“我們面臨前所未有的行業困難,負債率高企、盈利能力下降、融資壓力較大。”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陜煤化”)新任董事長楊照乾,并不避諱公司“內外交困”的處境。 

受累于煤炭行業的不景氣和價格的持續下滑,楊照乾接手這家地方煤炭“大鱷”,時機似乎并不好。2013年盈利比2012年縮水98.5%,資產負債率攀升至80%,多元擴張下債務包袱沉重。 

更嚴峻的是,楊照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今明兩年陜煤化有五大類重點項目要完工,為公司投資最高峰,僅2014年就需投資480億元,為歷年最高。 

“陜煤化正處于關鍵時期。”楊坦言。面對內外雙重壓力,楊照乾披露,陜煤化將集中主業,圍繞煤炭延伸上下游,逐漸退出和清理與主業無關的行業。 

對此,金銀島煤炭分析師戴兵稱,陜煤化與中煤、神華等企業相比,公司的動力煤運輸成本和開采成本均較高,在行業下行時期,處于相對劣勢。發展煤炭深加工,煤炭就地轉化及煤炭出口電廠等更具有現實意義。 

去年負債率高達80% 

煤炭市場持續低迷,煤炭價格依舊“跌跌不休”。 

截至7月2日,海運煤炭網的數據顯示,環渤海地區港口發熱量5500大卡市場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于519元/噸,本報告期(6月25日至7月1日)比前一報告期下降了9元/噸,動力煤現貨價格繼續下挫。 

“煤價不斷下跌下,大型煤炭企業在資金、盈利、人員等方面都面臨很大的壓力。同時,生產成本的提高可能還會加劇企業的虧損。”長期關注煤炭市場的分析師戴兵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 

行業寒冬波及陜煤化,其2013年凈利潤僅4989.7萬元,相比2012年下滑98.5%。 

與盈利大幅下降相對應的卻是逐年攀升的資產負債率,2012年陜煤化資產負債率為76%左右,而2013年達到80%左右。 

業績下滑、資產負債率高企,亦讓陜煤化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資金壓力?!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2014年頻頻發債的陜煤化,2013年度流動負債合計1686.9億元,非流動負債1115.4億元,總負債達2802.4億元。 

“陜煤化目前處在關鍵時期,今明兩年還會遭遇一個特殊情況。”楊照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如是形容陜煤化的現狀。據楊照乾估算,公司今明兩年均要投產5大類重點項目,今年投資總額約在480億元,為歷年最高。 

第一類是彬長項目群。陜煤化在彬長地區的項目有大佛寺、胡家河、小莊、孟村和文家坡5對礦井,并控股一個煤化工項目,參股兩個電廠,兩條煤炭鐵路專用線。其中,完成投資的只有胡家河煤礦。 

“大佛寺一期300萬噸二期改擴建到800萬噸,今年剛核準。今明兩年要投產四個煤炭項目,投建兩條煤炭專用線,開建一個煤化工項目,兩個電廠(其中參股的一個已建成,另一個也要開建)。這些項目是最花錢的。”楊照乾告訴記者。 

第二類是蒲城的清潔能源項目。按照陜煤化規劃,投資200億元,年底投產,今年投資額為100億元。與蒲城清潔能源同步的是輸煤管道項目,投資80億元,今年的投資則在40億元左右,亦在今年底投產。 

最“重量級”的投資項目是榆林的5個煤礦,楊照乾透露,“4個千萬噸級,一個500萬噸級。這5個煤礦在今明兩年的投資至少在150億元,加上礦權,可能將近200億元。” 

此外,作為陜煤化的鋼鐵板塊,2011年被其收入囊中的陜西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陜鋼”),今年需投資50億元,主要是填平補齊、綜合料場、軋線回遷項目。 

總計,陜煤化今年需投資480億元?!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陜煤化正試圖通過多種渠道融資,除了頻頻發債,其煤炭業務上市平臺—陜西煤業2014年1月28日上市時首開發行股份10億股,募資38.09億元。楊照乾亦稱,不排除通過上市公司平臺,進行一些增發。 

精煉主業適當做“減法” 

煤炭黃金十年時期,憑借“黑金”優勢,陜煤化開始多元化擴張,不但涉及煤炭上下游產業鏈,同時還跨行業涉足物流、鋼鐵、金融多個板塊,投資規模的增長帶動資產的飆升?!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叽致怨浪?,陜煤化2013年度總資產增長率達到130%。 

得益于多元化擴張,陜煤化亦從產煤量為3082萬噸的地方國企,成功躋身億噸煤企序列,營業收入項超越央企中煤能源集團,位列2013年全國煤炭企業百強第13位。 

然而,行業和市場生變,多元化擴張的弊端亦逐漸顯露。 

首先是沉重的債務包袱,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陜煤化從年初到截至記者發稿前,其已七度舉債發行總額合計達155億元,其中115億元被用于歸還高成本的銀行貸款以及其他債務。 

其次是資金壓力,根據公司發展戰略及“十二五”目標,公司未來幾年還將繼續在煤炭、煤化工等領域保持較大規模的投資力度,預計每年投資額約400億元。 

在戴兵看來,未來國家對煤炭的需求量必然會降低,多元化會給企業提供更多的出路,應鼓勵煤炭企業走多元化的道路,如發展煤炭深加工、煤化工等產業。 

針對行業低迷的情形,楊照乾表示,下一步陜煤化將專注主業,適當“做減法”,圍繞煤來發展,其他與煤無關的業務會逐步退出,或者采取其他措施。 

“公司將以煤為核心主業,圍繞煤、配套煤、延伸煤炭,把握好相關多元的方向和節奏。即以科技、金融、物流為三點支撐,打造"煤-化-電-鋼-材"五環產業鏈。對于一些與主業不相關的多元 (產業)和一些扭虧無望的產業,該壓縮壓縮,該退出退出,該破產破產。”楊照乾稱。 

至于會退出哪些行業,楊照乾透露,上述具體實施方案,陜煤化正在組織有關部門調研論證,待方案確定后,將會扎扎實實一步一步推動實施。 

收縮規模適當做“減法”,亦能降低高企的資產負債率。楊照乾告訴記者,“陜西省政府最近出臺"清費"、"正稅"的政策,支持陜煤化發展,同時也將給集團注入數目較大的優質礦產資源,以提供企業的融資能力。通過諸多措施,今年底,公司資產負債率會降到75%。”

 

日韩精品无码一本二本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