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video id="j3xn5"><thead id="j3xn5"></thead></video></var>
<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strike id="j3xn5"><thead id="j3xn5"></thead></strike></var>
<cite id="j3xn5"><span id="j3xn5"><menuitem id="j3xn5"></menuitem></span></cite><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
<var id="j3xn5"></var><var id="j3xn5"><strike id="j3xn5"></strike></var>
<cite id="j3xn5"><video id="j3xn5"></video></cite>
<cite id="j3xn5"></cite>
<menuitem id="j3xn5"><strike id="j3xn5"><listing id="j3xn5"></listing></strike></menuitem>

全國服務熱線:13592008306

京津冀或在聯防聯控中破題大氣污染

日期:2014-01-09 16:26 人氣: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北京與河北實施了區域大氣污染聯防聯控,確保了空氣質量良好。不過,正如北京市環保局的一份報告而言,這些措施都屬于課題研究性質,沒能堅持下來。連續數年來,盤旋在京津冀地區的霧霾天氣,讓這一措施又被激活。
    只是在后奧運時代,連機動車尾氣排放占空氣污染物的比重都無法確定,大氣污染聯防聯控如何能像奧運時那樣堅決、有效呢?
    近日,環保部環境監測司副司長朱建平透露,今年6月以前,北京、天津、石家莊將完成污染源解析;今年年底以前,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個重點區域全面完成源解析,并將對公眾發布。分清污染物的來源才可對癥下藥,此舉或可為京津冀聯防聯控大氣污染破題。
    奧運時期的大氣治理
    “大家對2008年尤其是奧運會和殘奧會期間的空氣質量記憶猶新。”北京市環保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方力曾經這樣表示,“總體而言,奧運會期間的空氣狀況是我們今后的目標,也是我們新的標準。”
    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的空氣到底有多好?北京市環保局公開表示,2008年北京奧運會、殘奧會期間北京市空氣質量改善明顯,污染物濃度大幅降低,刷新了北京十年以來同期空氣質量的最好紀錄。
    再看看北京的近鄰河北省的空氣質量。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2008年8月8日至24日,河北涉奧7市空氣質量全部達標,其中一級天數平均達到 12天,占全部天數的70.6%,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7天,空氣污染綜合指數同比下降33.61%,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可吸入顆粒物和二氧化氮同比下降39.83%、29.68%和27.06%。
    這兩個現象并不是孤立的,早在那時,京津冀乃至華北地區的空氣質量相互影響已經成為了共識。環保部官員表示,大氣污染帶有區域性。為此官方甚至建立了一個課題組,包括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科研院所,環保部和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山東6省區市,成立空氣質量保障工作協調小組,共同制定空氣質量保障措施。
    奧運時治理空氣的舉措可謂鐵腕。首先改善能源結構,加強煤煙型污染治理。中心城區1.6萬臺20蒸噸以下燃煤鍋爐完成清潔能源改造,天然氣供應量從2000年的11億立方米增加到2007年的47億立方米。完成了四大燃煤電廠脫硫除塵脫硝治理和400多臺20蒸噸以上燃煤鍋爐脫硫除塵治理。
    其次嚴格新車排放標準,加強機動車污染控制。分別于2002年、2005年、2008年執行國Ⅱ、國Ⅲ、國Ⅳ機動車新車排放標準。組織按照“綠標”與“黃標”兩種標志,實施機動車分類管理。對黃標車實施道路限行,加快淘汰老舊高排放車輛,累計更新淘汰了5萬多輛出租車、1萬多輛公交車。2008年6月底前,公交、出租、郵政行業黃標車基本完成淘汰治理。
    進而調整工業結構,加強工業污染控制。2001年以來,調整搬遷了市區144家污染企業,關停了郊區所有水泥立窯、砂石料場和黏土磚場、東南郊地區所有化工企業、二熱和三熱的重油燃煤發電機組,減少了大氣污染物排放。嚴格施工管理,加強揚塵污染控制。
    針對北京市近年來每年城市建設規模在1億平方米左右,施工揚塵污染突出等問題,北京制定了施工工地環保標準,建立了環保、建委、城管等部門的揚塵污染聯合執法機制,加強對全市所有施工工地的執法監管,有效地控制了施工揚塵污染。
    這還不算,在環境保護部的指導支持下,北京、天津、河北啟動了區域聯動應急預案,對1000多家企業實施了停限產,這才有效遏制了污染濃度上升,確保了奧運會期間空氣質量良好。
    后奧運實施的聯防聯控
    盡管如此,北京奧運會期間的空氣質量仍然遭到了吐槽。英國媒體報道稱,科研機構的數據表明,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空氣污染程度是歷屆奧運會最高的,甚至達到悉尼奧運會的3.5倍,運動員和觀眾都處于危險級別的煙塵中。
    這一說法遭到了國際奧委會新聞委員會主席高斯帕的否認,他說,國際奧委會一直在跟環境保護權威機構密切合作,毫無疑問他們對北京奧運會的空氣觀測手段和空氣質量都非常滿意。
    但不管怎樣,奧運過后空氣污染日漸加重,而生活在其中的市民深受其害。因此,與其糾結于十天半月的空氣質量,不如思考奧運會給治理空氣污染帶來了什么。
    奧運會期間的聯防聯控措施成為經驗,環保部的官員表示,北京奧運會的空氣質量保障措施非常有效,這些措施大部分是長效的,到奧運會之后還要繼續實施。該官員同時還表示,在奧運會期間臨時采用這些措施,在奧運會之后不一定原封不動地全都執行。
    事實是,這些措施并沒有得到繼續實施。這也有了此后愈演愈烈的霧霾天氣和民間興起的觀測身邊PM2.5行動,終于倒逼政府重新啟動防控措施。
    關注國家、各省市的行動舉措,不可謂不積極、不迅速。建立PM2.5監測網絡,24小時公布空氣質量指數,機動車限號、煤炭工業外遷,國務院出臺《大氣污染行動計劃》,各地的辦法也紛紛出臺。
    事實效果如何?后奧運時代,不能動輒近千家企業停產。應急措施并沒有應急,空氣還是靠風吹。對于這一現狀,中國氣象局應急減災與公共服務司長、新聞發言人陳振林表示,這些應急措施會很大程度上減緩這種重污染天氣的惡化,但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并不是采取了應急措施就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應急措施不能應急,它的意義何在?陳振林解釋了它最大的作用,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中小學生停課以保護生命健康。
    那么為什么應急措施不能應急呢?重要的原因是對于空氣污染的研究仍然不夠。從目前的汽車尾氣排放占空氣污染物比例之爭中可見一斑。
    2013年12月份,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北京PM2.5有6個重要來源,汽車尾氣所占比例不到4%。這一說法遭到了北京市環保局的否定。
    北京環保局負責人介紹,目前北京每年汽油消耗400萬噸,柴油消耗200萬噸,這600萬噸油消耗了,燃燒排出廢氣,且所有都是低空排放,處于人呼吸的范圍內,不可能只有4%。他們認為占到22%。
    近日環保部表示,2014年6月以前,北京、天津、石家莊將完成污染源解析,這也從側面證實對于污染源的構成沒有足夠的研究。
    2013年10月下旬,京、津、冀、晉、蒙、魯六省區市領導在北京共商區域協作、聯防大氣污染。會上,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機制明確。
    不過截至目前,各地還是根據當地的空氣質量選擇應急措施,而并沒有任何的聯動。這也使應急措施的效果大打折扣。
    根據環保部提出的進度表,2014年6月份以前,北京、天津、石家莊完成空氣污染源解析初步結果。2014年年底以前三個重點區域,即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區域都要完成源解析初步工作。環保部將把這些結果上報國務院。環保部門將根據源解析結果采取更加有針對性的措施進行污染控制。此舉也許能夠為區域聯防聯控空氣污染破題。
    聯防聯控要多重考慮
    事實上京津冀地區現在面臨的嚴峻形勢還不僅僅只有大氣污染,去年3月,一份京津冀發展報告藍皮書顯示,目前京津冀地區在人口規模、水資源和生態方面都有超載。1.12億,這是京津冀區域2015年預計將達到的人口,但是根據測算,到2015年,京津冀地區人口最大承載力僅為9800萬人,人口規模已超出區域承載能力。
    同時,京津冀地區內部也存在著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曾表示,不管是經濟發展的水平,還是污染防治的水平,千差萬別,相差的太多了。
    在這樣的條件下,通過行政手段治理空氣污染能否長久,是普遍關心的問題。高污染企業關停并轉的同時,也帶來了許多衍生問題,比如工人下崗、失去收入來源等等社會問題,也不可忽視。
    京津冀各地政府都已經向空氣污染宣戰,與此同時,2013年10月中旬,財政部發布消息,中央財政已安排50億元資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治理工作,具體包括京津冀晉魯和內蒙古6個省份并重點向治理任務重的河北省傾斜。
    目前治理空氣的行政手段越來越多,應急措施越來越快,可是對于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關照仍然不夠。假如不能夠合理解決這個問題,很難保證空氣質量不出現反復。許多專家都曾提出,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建立一個機制,能在更高層面統籌協調。
    污染源的解析只是京津冀聯防聯控大氣污染的第一步,如何根據區域內各地區的不同情況制定更具有針對性的舉措才是治理空氣污染的關鍵。
    從更大范圍來說,“治理霧霾,京津冀地區無法做到‘獨善其身’,除了進行根本的工業結構和能源結構調整,大力減少煤炭消費外,更大范圍的區域聯控很有必要。”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黃瑋認為,山西、內蒙古等京津冀周邊省份需要聯合防治。
日韩精品无码一本二本三本